2020-12-31

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By yqqlm yqqlm

(蒋校长)

“当70艘满载价值10亿美元的高质量煤炭的澳大利亚货船,无法在中国靠岸卸货时,猜猜怎么着?

10亿中国人正在严寒中挣扎。

中国的一些地区这周气温都降到零下40度了,就是那些拉闸限电的地方。”

说实在的,第一眼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,老蒋我还以为是东森新闻的台本,宝杰与西屏为综艺效果抛出新的暴论。

毕竟,从吃田鼠到炸大坝,弯弯媒体为制造噱头而颠覆常理的新闻也不是第一次见了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79484bb635296c55055d955c1422452c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不过,虽然岛上绿媒没节操无底线的惯常操作,我们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。

但这回的零下四十度的言论,实际上是出自澳大利亚媒体“天空新闻”之手。

在最近的舆论场上,澳大利亚确实成了与我们对垒交锋的一线选手,从吃蟑螂的武则天到由乌合麒麟引发的推特对垒,“反华”现在已然成了澳大利亚举国上下的政治风潮。

但这种纯粹澳大利亚的无理攻讦,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嘴里,又成了呼吁两个大国消除敌意,宣称澳大利亚不希望被迫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做出 &34;二元选择&34;。

实际上,澳大利亚有过选择吗?

作为美国亚太战略的头号先锋,澳大利亚对于制裁围剿中国的行动一向热衷,甚至积极到美国人都要嘲弄他们一番:

“美国留在亚洲对澳大利亚的重要性,高于对美国的重要性。澳大利亚看到任何美国退出迹象的时候,比如特朗普上台初期,他们就会产生这种恐慌。光等着美国重返是不够的,澳大利亚必须证明它能做且愿意做的事情还有很多。”

只是,在这场积极的献媚当中,澳大利亚是否获得了任何利益呢?

getInterUrl?uicrIvZQ=4531b300b62bf2829db3e8f211dddaf1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持续走低的中澳贸易

以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来看,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89.7亿美元,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1039.0亿美元,妥妥的贸易顺差,并且对中国出口额占到了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8.2%。

中国是澳第一大贸易伙伴、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c81c75c0bafac3bae27f749d72c695b0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但在澳大利亚眼里,这个最大贸易伙伴、澳洲最大原材料买家啥也不是,他们甚至觉得可以把中国对澳洲铁矿产资源的依赖作为筹码,来迫使中国向澳大利亚让步。

今年4月的时候,就有澳大利亚议员提议在与中国的铁矿石生意上做手脚,“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。中国严重依赖澳大利亚的铁矿石,这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。如果对此施加限制,将迫使中国不得不放松对我们的贸易制裁。”

此外,澳大利亚还高调干涉香港国家安全立法问题;为台湾企图挤入世界卫生大会站台说项;在疫情期间大搞政治操弄,推动所谓“独立国际审议”。

最奇葩的,在美国向我们发动贸易战之后,澳大利亚也忙不迭的跟屁股后面向中国发难。率先禁止中国企业参与澳5G网络建设,多次打着“国家安全”的幌子否决中国企业赴澳投资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14d09b978d87f0e354078373c47ad8d8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澳大利亚政界对中国的看法

但是,美国打贸易战是因为中国对美常年贸易顺差,2018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达到3233.2亿美元。

可澳大利亚常年来对华贸易顺差,两国贸易额占到澳大利亚GDP的12%左右,从我们这儿用羊毛和铁矿薅了多少羊毛,摆明挣钱的生意,他也要反。

面对澳大利亚频频挑战我国底线,想依托自己的资源优势跟我们漫天要价的同时,我国逐次禁止了进口至少七个类别的澳大利亚大宗商品,包括煤炭、大麦、铜矿石及铜精矿、食糖、木材、葡萄酒和龙虾在内的产品。

比如“天空新闻”刚提过的停滞在码头的70艘运煤船,它的背后是暴降96%的澳洲对华煤炭出口额,也难免澳媒为此着急跳脚。

甚至,由于疫情与贸易争端带来的就业产业危机,澳洲多个州州长联合请愿恳请莫里森与中国友好相处。

这种为反对而反对,不但在政府内部争议极大,还引起了国民的不满。

比如贸易战打起后,曾经超市里质优价廉的格力海尔小家电全都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欧洲昂贵的高端家电,甚至是本国质量平平但造价高昂的普通家电。

在大麦丰收之年,农场主们却断了以往的销路;成船的冷冻牛肉在大海上等着腐坏;葡萄酒商们眼睁睁地看着欧洲同行们逐渐占据曾经属于他们的展柜。

然而,澳大利亚迄今为止的主流声音依旧是“抵制中国”,加大对华反击力度

甚至有议员要求澳大利亚驱逐中国外交官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8e6819edcb58faaf89f34a803395423c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这一切激烈的叫嚣所带来的结果就是,澳对华商品贸易顺差从10月的47亿澳元降至19亿澳元(14.3亿美元),对华出口贸易额减少了12亿澳元,降幅为10%。

曾经高度互补、繁荣的中澳贸易,已然跌向历史最低点。

被“列强”瓜分的中国市场

在中澳贸易持续走低的同时,澳大利亚政界的主流声音是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结成经济同盟,共同抵制中国的“霸凌”。

但澳洲所指望的“盟友”们,实际的举动与他们口头上的支持大相径庭。

他们一面在中澳贸易争端中站队力挺澳大利亚,支持澳大利亚与中国争执到底,一面悄悄和中国达成新的贸易协议,迅速填补上了澳洲产品退出后的市场空白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78a83cb7652e92b13e83115b60e05b68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澳大利亚前外交官托尼·凯文撰文说,讽刺的是,澳大利亚失去曾经稳定的市场,美国和欧洲的出口商将趁机填补空缺,同时,他们还会用甜言蜜语对我们表示支持和同情,“但实际上,我们孤立无援”。

1月15日,中美双方签订第一阶段经贸协议。作为协议的一部分,中国同意将其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规模增加近一倍,并降低几项美国政府所说的“限制其进入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”的农产品贸易壁垒。

随着今年中、美第一阶段协议落地,自美进口的大豆、猪肉、棉花等商品都成倍增长,疯狂挤占澳大利亚的市场份额。

其中美国大豆总销量还创下了最大的单周记录。

另外,我国海关总署也发布公告,允许符合相关要求的美国大麦进口,同时公布进口美国大麦植物检疫要求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9539d2b822be0dfb9f54e4113f96d045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从11月17日起,加拿大、法国与阿根廷对中国的大麦贸易额便开始激增,仅加拿大的对华大麦销售额同比增长已经超过100%,占加拿大大麦出口总量的五分之四以上。

而此前我们最大的大麦买家,就是澳大利亚。

他们亲密的五眼联盟盟友,“民主”与战略伙伴,给澳大利亚明明白白儿地安排了一场大义灭亲。

其他与澳大利亚“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们”,也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澳大利亚这块肥肉。

12月11日,澳大利亚《悉尼先驱晨报》发文称,在上个月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,阿根廷牛肉协会已经准备好“抓住澳大利亚的不幸”。

“澳大利亚并不独特,至少有60个国家将中国列为它们的第一大出口市场。除了需求很大的阿根廷,还有俄罗斯、印尼、韩国和巴西等,他们都想从澳大利亚这里分一杯羹在澳大利亚被迫寻找新客户之际,其它国家已准备好填补这个全球最大市场的空白。”

牛肉、大麦、海鲜的销售额全面进入颓势,甚至让澳农业部长劳德不得不向媒体发表声明,如果有需求的话,他愿意坐上飞机成为第1个访问中国的部长。但是这个举动被工党伯恩斯嘲笑说,“我们的部长们连和中国通电话的机会都没有,更别说访问中国了。”

但农产品市场毕竟还是小头,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的主力产品,还是金属矿砂贸易。仅2019年,澳大利亚对华金属矿砂出口额就达到了713.9亿美元,占澳对中国出口总额的68.7%。

但是,在最近的矿砂贸易中,澳大利亚也明显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局面,滞留在大海上的澳大利亚运煤船,几乎找不到返航以外的路径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b98d0b72c9ee4770a58706682307c515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从今年疫情开始,中蒙煤炭贸易就开始了疯狂扩张,9月蒙古国甚至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国。

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阿纳托利·雅诺夫斯基也表示,中俄煤炭生意成绩喜人,有望在2028年达到每年5500万吨的规模。

印尼煤炭开采协会25日也发表声明,在最新的中尼煤炭采购对接会上,两国已经成功签订了价值14.67亿美元的煤炭大单,采购数额高达2872万吨。

唯一能让澳大利亚撑住门面,继续保持着盛气凌人的架势向中国发难的,只有铁矿。

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买家和卖家,中澳的一切争端与共赢,都在这个工业时代的硬通货——铁矿上面。

被资本摆布的铁子

2020年,在中澳关系持续走低的状况下,两国的铁矿石贸易却一路走高。中国购买了澳大利亚铁矿石的80%以上,1月至10月进口铁矿总计9.75亿吨,其中来自澳的占比62%,全年铁矿贸易额将达到700亿美元以上,而我们19年全年进口铁矿也才10.38亿吨。

在刚刚结束的第三届进博会上,澳大利亚铁矿石开采巨头FMG集团还拿下我国近40亿美元的铁矿石订单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d1a2c7561a7af3b6d04c39189ca6f593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为啥铁矿石贸易不显颓势还在疯狂增长?

要知道作为基建狂魔,对钢材的需求量几乎是个天文数字。尤其是全球疫情中率先复苏的我们,对铁矿石的需求肯定会进一步增加。

这世界上最大、最好的铁矿,几乎都在澳大利亚和巴西。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、力拓矿业以及巴西淡水河谷公司,总共占据了全球铁矿石出口总量的70%。

作为进口量占全球65%的铁矿第一买家,与澳大利亚在铁矿上的交易是必不可少的。

然而,三大巨头的背后,几乎都是来自美资与华尔街的对冲基金,必和必拓的大资方就是花旗、摩根、汇丰、麦格希等一系列美英背景的资本。

只有淡水河谷的股东例外,除了巴西本土企业,主要来自于日资的三井物产和住友、三菱财团,不是以欧美为主导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4e7eaaad7e813cec2391757d96c78bf2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矿产是三井的支柱产业

之所以日资能够在这些矿产企业中占据如此高的股权比例,是因为他们在80年代遭受了和我们一样的经历——独步全球的制造业致使日本对钢铁的需求激增,但背后的美资总借此打压日本企业,为了弥补亏损打通供应链,财大气粗的日本人遍疯狂入股上游,在铁矿企业中获得了话语权。

所以,05年的谈判中,新日本制铁公司就可以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达成单方面协议,限定铁矿石涨幅。

然而,这条路如今已经被堵死,冷战时期崛起的日本尚属他们同阵营的盟友,如今的中国可是西方阵营意识形态残留中最大的“敌人”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42a5852a6f79a043c4eb9b6759600876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日本甚至可以是他们“瓜分”中国的盟友

比如力拓,中铝集团虽然是最大股东,但股权占比只有14.99%,因为这是澳政府的监管上限,不允许中铝持有更多股份。

这个持股比例,只能允许中铝发起股东会议,或在公司经营困难时可以发起解散诉讼,至于修改公司章程、决定公司股东的各项决议、选举董事监事之类的都和中铝无关,根本做不到影响铁矿价格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bd5b698e02bd33bb61d9ab78b2d51c25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这也是我们被澳洲铁矿把持的命门所在,高质量的铁矿都被西方资本牢牢把在手里,并且铁矿价格在他们手中一路飞涨。

从04年中国加入世界铁矿石输出组织谈判之后,除了09金融危机铁矿石的价格都是一路暴涨,我们是扛着他国十几倍的原材料成本发展自己的工业与基建。

这种西方资本的围剿夸张到啥程度?

今年一年铁矿石的价格已经出现了足足60%的上涨幅度。

前段时间,媒体预测莫里森即将宣布的预算赤字可能会低于最初的预测。

因为中国对葡萄酒、牛肉、大麦、龙虾和动力煤的行动,虽然让澳大利亚付出了代价,但是由于铁矿石的存在,澳大利亚在总体上弥补了损失。

对于铁矿这种工业必需品,我们还真没啥好替代的,只能靠废钢回收和产业结构调整来部分缓解。

比如我国最新的《再生钢铁原料》的国家标准此前已经对外发布,针对国内以及海外的再生钢铁原料进行利用,让资源循环利用率得到一定的提高。这就能够对于使用铁矿石的规模起到抑制作用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cfaecdaebdf1c67a474866b570de7499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共享单车坟场——以绿色出行为由的一次史诗级资源浪费

不过,这都是长期的战略调整,短期很难见效,我们能看到的最近的应对措施,就是我们在非洲的布局。

宝钢筹划开建的几内亚西芒杜铁矿,铁矿总储量累计超过100亿吨,铁矿石平均品位65%,被认为是世界上尚未开采的储量最大、矿石品质最高的铁矿。

中铝已经拿下西芒杜铁矿3号、4号区块40%股权。韦立国际、山东魏桥、法国UMS公司和烟台港集团共同组建的赢联盟企业联合体,则拿下了1、2号矿块矿权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14eff8dc2bcbb1cea87ae179e8119152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世界顶级铁矿——西芒杜

而我们在非洲长期投资援建的港口、铁路,就是打通非洲铁矿石运输的铺垫,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了。

在西方资本反应过之前,我们就已经完成了控股上游资源、打通供应链了,甚至还策反了西方资本里的反骨仔(法国)。

到时候,西芒杜铁矿一旦投产运营,澳大利亚的铁矿只能留在山里里陪袋鼠,议价权完全颠倒。

毕竟,就像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总结的,“澳大利亚可以向不同地区、不同经济体出口葡萄酒,但如果你考虑一下铁矿石,那将是个大麻烦。”

葡萄酒你想方设法还能开辟点新市场,但能够代替中国的铁矿石市场,起码这个星球是找不到的,澳大利亚到时只能任我们采摘。

所以,在澳大利亚未来的大战略方向上,中国才是未来的爸爸。

然而,享受着亚洲经济红利,并且在可预测的未来里极度依赖亚洲经济的澳大利亚,政界却让反华意识形态日渐主流,政治化“文化冲突”,挑唆媒体制造民间对立。

偌大的澳洲大陆,对于大局观的理解和台湾一个地区差不多的水平,甚至还不如台湾。

起码弯弯站在中美对决一线,不管是亲爹还是干爹都对自己的政治运作有一定影响,孤悬大洋一角的澳洲却只能培养出被资本挟持孤立且僵硬的政客,而非外交家、实干者。

getInterUrl?uicrIvZQ=cda24ffb27ff236fdc1d71df0b16b785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getInterUrl?uicrIvZQ=6c7b04ad2c7aa15e029b8986c958f29e - Australia’s iron ore, China will soon no longer need it

尤其是在铁矿上对于中国的发难,更明显地体现了澳政府的短视,就像前任澳外交部长的鲍勃·卡尔说的:

堪培拉有这样一种感觉——成为华盛顿最亲密的盟友,就是澳大利亚国际特征的最佳表现。这就排除了与中国等强国展开创造性外交的机会。而且,澳大利亚在2017年非常刻意地针对中国,但明显又笨手笨脚。”

笨手笨脚的根本原因,就是这些为献媚资本的政客小丑,无法形成一个连贯一致的政治政策,毕竟资本又要你赚钱,又要你帮他们攫取政治利益。

而澳大利亚身为一个工业实力贫瘠、基本依靠出口初级资源获利的国家,本身就不具备什么贸易优势,却甘愿被几个巨头资本摆布,注定只能成为无法与大国平等对话的政治牺牲品。

<

p style=”line-height:1.75;margin:0px 8px 8px;”>只是苦了澳洲的老百姓,在一个世界都在革命的年代,却要活在一群作着土皇帝之梦的三流政客治下,守护着他们自以为是全部世界的井底。